JAMA子刊:早产儿单身风险高,研究超440万人数据发现,早产与成年后恋爱比例降低28% - 儿科专题 - 国际琪琪影院国产医学网 - 首页-琪琪影院国产医学门户网站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琪琪影院国产与临床 > 儿科专题 > 正文

JAMA子刊:早产儿单身风险高,研究超440万人数据发现,早产与成年后恋爱比例降低28%

日期:2019-08-12 14:59:20 来源: 奇点网 点击:

“多大了?对象呢?别挑了?”


每到过年回家的时候,资深FFF团成员奇点糕的耳朵里,总是少不了这样的催婚三连。不过在找对象这个问题上,除了自我的奋斗,历史的进程也很重要。有些人可能从出生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们寻找另一半的路更为艰难。


近日,英国华威大学的Marina Mendonça和Dieter Wolke等,对过去涉及4,423,798人的21项研究综合分析发现,相比足月出生的人,早产儿有过恋爱关系的可能性要低28%,有过性生活的比例要低57%,有子女的比例低23%。这一研究发表在JAMA Network Open上[1]。


(来自qqoi.cn)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美好的爱情让人向往。虽说现代的城市让一个人也能活得很好,也有不少人主动选择了单身,但总体上还是结了婚的人身心健康状况更好[2,3]。


不过在茫茫人海中找到那个对的人却并不容易,更别说还要从人群里脱颖而出,俘获意中人的芳心了。


求爱的彩虹蛛

(来自youtube.com)


为了追到自己的另一半,各种动物可谓各显神通,有长出长长尾羽,开屏示美的孔雀,有捕捉昆虫当礼物进献的蝎蛉,有冒着成为女神大餐的风险求爱的螳螂和蜘蛛,当然最不缺的是打跑竞争者的武力展示了。


而作为万物灵长的人类则表示,动物才做选择,我全都要。无论是身材长相,还是经济实力社会地位,什么都要拿到婚恋市场上比一比。甚至是全家老少齐上阵,各地公园的相亲角里,最不缺的就是替孩子操心人生大事的家长了。更是有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家长,带着自己的孩子参加娃娃相亲会,最小的一对“互定终身”的孩子分别才6个月和100天大[4]。


娃娃相亲会

(来自大河报)


但有些孩子,可能一生下来就输在了起跑线上。据统计,美国近八分之一的新生儿是早产儿[5],中国深圳的早产儿比例也达到了6.06%[6]。虽说灵感源自养鸡场,推广依靠展览会的早产儿保温箱,挽救了无数早产儿的生命,让他们能健康长大,但长大后的早产儿依然整体上与足月出生的孩子有着一定的差距。


研究显示,早产儿残疾的风险更高[7],也更容易有神经认知障碍[8],更易患精神疾病[9],甚至会影响他们的学习成绩[8]。性格上,早产儿也相对胆小、孤僻,容易有过强的控制欲,还会缺乏冒险精神,不愿意去寻找快乐[10]。



这样的性格会不会对早产儿的婚姻大事产生影响?Mendonça和Wolke等汇总了以往21项研究中的数据,对他们的恋爱、性生活、有无子女等情况进行了分析。最多的一项分析纳入了4,423,798人的数据,其中有179724人是早产儿。


有着种种性格上的弱势,早产儿们找到另一半的几率确实更低有过恋爱经历的几率比足月出生的人低了28%而且出生时胎龄越小体重越轻,有过恋爱经历的比例越低28周前出生或出生体重不足1000g的极早产儿,长大后有过恋爱经历的比例,只有常人的三分之一


谈恋爱的少了些,有性生活或者有子女的就更少了。相比足月出生的人,早产儿有性生活的比例足足低了57%,有子女的比例也低了23%


早产儿还真是注孤生。不过或许是因为爱情来之不易,在对婚恋关系的满意度上,早产儿们普遍要比足月出生的人更为满意。而他们受到的同伴社会支持也与足月出生的人相似。


论文通讯作者Wolke表示:“那些照顾早产儿的人,包括父母、健康专家和教师,应该更加认识到社会发展和社会融合对早产儿的重要作用。由于早产儿往往更胆小和害羞,支持他们交朋友和融入同龄人群体将帮助他们找到浪漫的伴侣,拥有性关系和成为父母。所有这些都能增强幸福感。”


参考文献:

1. Mendonça M, Bilgin A, Wolke D. Association of Preterm Birth and Low Birth Weight With Romantic Partnership, Sexual Intercourse, and Parenthood in Adulthood: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 JAMA Network Open, 2019, 2(7): e196961-e196961.

2. Waldron I, Hughes M E, Brooks T L. Marriage protection and marriage selection—prospective evidence for reciprocal effects of marital status and health[J]. Social science & medicine, 1996, 43(1): 113-123.

3. Mastekaasa A. Is marriage/cohabitation beneficial for young people? Some evidence on psychological distress among Norwegian college students[J]. Journal of community & applied social psychology, 2006, 16(2): 149-165.

4. http://newpaper.dahe.cn/dhb/html/2012-03/19/content_681294.htm?div=-1

5. Frey H A, Klebanoff M A. The epidemiology, etiology, and costs of preterm birth[C]//Seminars in Fetal and Neonatal Medicine. WB Saunders, 2016, 21(2): 68-73.

6. Li C, Liang Z, Bloom M S, et al. Temporal trends of preterm birth in Shenzhen, China: a retrospective study[J]. Reproductive health, 2018, 15(1): 47.

7. Doyle L W, Anderson P J. Adult outcome of extremely preterm infants[J]. Pediatrics, 2010, 126(2): 342-351.

8. Aarnoudse-Moens C S H, Weisglas-Kuperus N, van Goudoever J B, et al. Meta-analysis of neurobehavioral outcomes in very preterm and/or very low birth weight children[J]. Pediatrics, 2009, 124(2): 717-728.

9. Nosarti C, Reichenberg A, Murray R M, et al. Preterm birth and psychiatric disorders in young adult life[J]. Archives of general psychiatry, 2012, 69(6): 610-617.

10. Pesonen A K, Räikkönen K, Heinonen K, et al. Personality of young adults born prematurely: the Helsinki study of very low birth weight adults[J]. Journal of Child Psychology and Psychiatry, 2008, 49(6): 609-617.




(责任编辑:tqh)

相关阅读

站内搜索

品牌推荐

更多 >>

关闭二维码
关闭二维码
友情链接: 1ny05.space    1hj00.space